>>欢迎来到荆州市洈水工程管理局 ! > 加入收藏 | > 设为首页
 网站首页 |  单位概况  |   新闻报道  |   管理动态   |   文明创建  |   安全生产  |  部门信息  |  网上办公
旧版回顾 联系我们
  部门信息
» 机关科室
» 工管单位
» 企业经营
» 直属单位
» 行业法规
» 本局规章制度


1
2
3
4
5

  详细介绍
为有源头活水来
时间:2015-5-18  来源:碾盘管理段  作者:张圣东  阅读:891次

                            

                    ——湖北省荆州市洈水灌区节水改造工程回眸

                                    张圣东

 

     序

  73岁的李祖玉,湖北省松滋市街河市镇高峰村人,2013年遭遇夏秋大旱的她家最终取得了大丰收。言及至,老人向笔者声情并茂地描绘了三个画面——

  其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高峰村人用水车车水,踏一天车只能灌溉一亩田。

  其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得到放水消息的高峰村人在村组长带领下,突击清草除障挑淤泥。

  其三:2013年的抗旱放水中,北干渠工程管理人员用摇把开关分水口,有的甚至在室内遥控闸门。

  老人由衷感叹:“毛主席说过日子先苦后甜,我命根子长,看到了现在的幸福渠、致富渠……”

  老人何以能有如此感慨呢?

 

    1、失修的灌区

  李祖玉老人所在的松滋市街河市镇位于湖北省荆州市洈水灌区。这是全国为数不多的跨省灌区,地处湖北省西南部洈河流域中下游,东西长46千米,南北宽34千米,有耕地面积79万亩,其中洈水水库灌溉湖北松滋、公安和湖南澧县三县(市)52万亩。

  南、北、澧三条干渠,总长263千米;150条支渠,全长381千米,共有骨干建筑物2235座,这就是洈水灌区主要工程。历经多年建设,灌区形成了以洈水水库为骨干,小型水利设施为基础,提灌站为补充的灌溉网络系统。自1967年起灌,至上世纪末累计供水60亿立米,为灌区农业发展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

  然而,洈水灌区是在“文革”期间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 “三边”工程,工程投入少,设计标准低,施工质量差,建筑物普遍不配套,且建设年限长,严重老化损坏。尤其是土渠跑冒滴漏恶化,或严重淤塞水流不畅,导致灌溉水利用率低,损耗高达35%,不少白花花的水在输水过程中白白流失了。

  2003年7月,北干渠抗旱放水,29千米处的黑洼子因为严重渗漏导致脱坡30米,4米宽的堤面仅剩1米。脱坡后的砂土自9米高的堤面往下脱落,把沿线农户的墙抵穿了,窗户掩埋在土里。半夜4点,原松滋市北干渠管理总段副段长肖武春率队抢险,考虑用下游导滤的方法控制险情。抢险人员迅速筑起2米宽2米高的围堰,又立即组织推土机、挖机转运淤泥。然而,推土机被掩埋在2米深的淤泥里。偏偏这时下雨了,抢险车行驶不便。那可是1000立米淤泥啊!好不容易清淤完成,又是1000立米土回填和干砌镇脚……可天不作美阴雨连绵,6、7天后抢险工作才全部完成。

  参加组织抢险的原松滋市副市长梅德芳和原市水利局局长覃旭事后分析:北干渠先天不足,后期管理不够,加之年久失修,成为频繁出险的重要原因。两位领导直叹气:什么时候才能有一条安全完整、水利用率高的北干渠呢?

  洛河渡槽,位于北干渠17+000处,1966年1月建设,设计流量15.1立米每秒,槽身总长225米。可以说,这是一条先天不足的渡槽,一是槽墩基础埋深不够,易被淘刷;二是含卵砾石砂覆盖层虽承载力较大但不均匀。因此,运用多年后,19个槽墩中有7个槽墩出现不均匀沉降,使槽身向河道上游偏移、错位最大达55厘米,影响渡槽过流能力,甚至经常漫顶。18节U型薄壳槽身均存在混凝土碳化、剥落、露筋现象,特别是二、三节槽身薄壳处混凝土老化、钢筋裸露且锈蚀严重;伸缩缝止水损坏,漏水严重。2009年8月放水期间,第14跨槽身底部纵向开裂7.8米,造成输水中断。虽经更换槽身并进行碳纤维加固处理,但洛河渡槽象一架破旧的老水车,问题积重难返,成为北干渠卡口工程。

  直到现在,洛河渡槽两端还竖立着“危险渡槽,禁止通行”的标牌。渡槽不远处一位李姓村民曾经无限惋惜地说:“渡槽不能过水,10年前我家1亩水田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灌溉,都割草喂牛了。”更有其他村人牢骚满腹:国家花这么多钱修建的工程,几乎就是个摆设!

  是的,村人牢骚不无道理。当初,国家建设灌区工程,旨在为灌区农业增效、农民增收、粮食安全以及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可靠保障和重要物质基础。可根据澧县的《旱情调查报告》看:灌区干渠受当年条件制约,建渠时工程质量差,未达到设计标准,尤其是跨峪深挖处数多,加之运行40多年,年久失修,护坡脱落,渗漏严重,灌溉时经常决口,10年间出现滑坡坍塌破口16次,既造成水资源浪费,又延误农时影响灌溉。

工情如此,节水改造已成燃眉之急。

 

    2、节水改造

  2000年初,洈水灌区水管单位——湖北省荆州市洈水工程管理局委托荆州市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编制《洈水灌区续建配套与节水改造工程规划报告》。次年,水利部以水规计〔2001〕514号文作了批复。洈水灌区节水改造与续建配套工程自此拉开帷幕。

  洈水工程管理局成立了洈水灌区节水改造与续建配套工程领导小组,小组下设办公室,局法人代表亲任办公室主任。以此为基础,节水改造项目严格实行项目法人制、工程招投标制、建设监理制和合同管理制,并加强资金控制与监督,以确保工程质量。同时,作为湖北省和荆州市两级水管单位体制改革试点单位,洈水工程管理局积极推进水管理体制改革,以为节水改造项目实施提供牢靠的组织保障。

  节水工程,点多面广战线长。100千米渠道,343处分水口,47座农桥,10座水闸,3座渡槽,65处测流设施,绝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的事。因而,洈水工程管理局一步一个脚印,严格分年度按计划组织实施。

  沸腾的乡村,沸腾的工地。彩旗飘飘,人欢马叫。一度沉寂的灌区被机械的轰鸣声唤醒了。如此规模,灌区人民何曾听说?又何曾见过?灌区人民奔走相告施工的盛况,又热切期盼工程的胜利!

  洛河渡槽重修是节水工程浓墨重彩的一笔。经洈水工程管理局大力呼吁并申请立项,2010年,鄂水利库复〔2010〕665号批复洛河渡槽重修方案,总投资1120万元。渡槽改址重建位于北干渠14+033处,长600米,设计流量为12.9立米每秒,采用梁式简支结构,共50跨,每节槽身长12米。然而,造化弄人,好事多磨,渡槽重修工程2011年3月1日开工建设不久,在灌注桩实施过程中,发现实际地质与设计严重不符,灌注桩端高程与设计图相差很大,还发现部分岩溶。针对此,湖北省水利水电勘测设计院实地查勘,完成《洛河渡槽变更设计报告》,鄂水利水复〔2012〕93号作了批复,新增投资1167万元。重新上马的渡槽工程最终在2012年12月全部竣工,这时距开工时间已近两年。两年啊,其中艰辛和努力不可尽数!

  台山渡槽,南干渠“卡脖子”关键工程,下游公安10万亩农田因此长期得不到灌溉。和洛河渡槽不同的是,台山渡槽需要的是钢板衬砌加固处理。加固工程持续七年宣告完成。这扭转了灌区工程老化失修、灌溉面积不断萎缩的趋势,也增强了灌区农民扩大投入、增加种植的信心。

  十年磨一剑。洈水灌区节水改造与续建配套工程,自2000年实施到2012年,实际完成资金11522万元,完成渠道防渗护砌105千米,占干渠总长的1/3强。完成支渠配套6处、渠道整险18处以及主要配套建筑物468座。

  如今,站在洈水灌区南、北、澧三条干渠渠首,但见渠道纵横,流水潺潺。与以前简易的土渠相比,干渠实现了防渗衬砌,过去的筛子渠变成节水渠,肠梗阻变成畅通渠,灌区工程从此旧貌焕新颜,还改善了交通和生活环境,成为新农村的一道亮丽风景线。特别的,新修的洛河渡槽横空出世,煞是雄伟,与被当地人形容为“天桥”的台山渡槽遥相呼应,一北一南,尉为大观。

  2003年,洈水灌区列入信息化建设试点单位,实施2003至2008七个年度工程,实现单位内部网络化,并连接广域网,实现自动量水及监控。洈水灌区信息化实现资源共享,加快信息传递和反馈,提高灌区现代化管理水平。信息化系统自运行以来,充分发挥在信息采集和传输、信息处理、用水调度、决策支持、日常事务管理方面的优势,对水位、闸位实行遥测,对闸门实行远控或遥控,由原来的现场观测水位变为室内遥测水位,由原来的现场人工操作闸门变为室内遥控闸门。

  国家投资,民生水利。然而,经节水改造的洈水灌区工程是否实现初衷?又能否经受考验?灌区人民在期待!

 

     3、大旱“考验”

  岁在癸巳,夏末秋初,高温少雨肆虐洈水灌区。有资料显示:松滋、公安和澧县三县(市)2013年夏季气温较常年偏高近3度。截止8月22日,三地35度以上高温40天,37度以上20天,澧县立秋时节高温39度,远远高于多年平均值,为1957年以来少见的高温天气。与此同时,三地降雨普遍偏少,松滋7月降雨更是比历年平均值偏少27%。由于高温,蒸发也大,澧县7月中旬以来每天蒸发9毫米以上……

  极端旱灾,50年一遇。澧县9个乡镇农田遭受不同程度的旱情,0.9万亩被迫改种,2.2万亩开裂,0.8万亩受旱,   4万亩柑橘60%无水灌溉,2万亩玉米和1.2万亩夏玉米受旱卷叶。松滋杨林市镇黄石村、南海镇横岭村、夹巷村等村组中稻田白皮裂口。公安章庄镇松林、白云两村棉铃提前吐蕊……

  望水兴叹,千钧一发。洈水工程管理局相时而动,及时开闸放水,缓解旱情。

  7月19日上午7时,南干渠率先开闸放水;

  7月31日下午15时,澧干渠开闸放水;

  8月6日上午8时,北干渠开闸放水;

  8月8日上午9时,7月21日关闸的南干渠第二次开闸放水。

 “功在平日,贵在坚持”,是洈水工程管理局的优良传统,灌区节水改造后更建立健全了分工负责、分段到人、奖勤罚懒的长效机制。这次抗旱放水,为贯彻“先下游,后上游,灌区一盘棋”的原则,亦为最大限度发挥节水工程效能,洈水工程管理局临时抽调熟悉情况的老干部担任南干渠灌溉总协调员。这在洈水灌区抗旱史上绝无仅有。

  源头活水,涓涓清流,顺着改造后的水渠流进稻田,滋润着干涸的田地,也滋润着灌区老百姓的心。从7月19日南干渠首次开闸放水,到8月22日北干渠关闸停水,洈水水库为灌区输水总量达3384万立米,惠及湖南澧县以及湖北松滋市洈水镇、万家乡、杨林市镇、街河市镇、王家桥镇、新江口镇、南海镇、纸厂河镇和公安县章庄镇数10万农民。仅以湖南澧县为例,自7月30日至8月20日,金罗、宜万、盐井、棉花原种场、雷公塔、复兴、梦溪、双龙、如东等9个乡镇10万余亩农田得到约1200万立米水灌溉,确保了农业增产增收,还解决了1万余人饮水困难。

  抗旱,节水工程发挥了基础作用。新修的洛河渡槽首迎大考,通过流量大,流速快,有效节省了时间。老渡槽过水8立米每秒时,即“水漫金山”,可现在水流11立米每秒时仍安然无恙。另一个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从北干渠渠首到渠中茶市管理段有23千米,以前流水得18小时,现在只要12小时。过去地处渠道下游的“无水地龟裂”惨状彻底成为历史,以前无水可提用水如油,如今自流入田尽皆滋润,这不是节水工程带来的巨大变化吗?

  灌区农民李传香对笔者说:“今年抗旱放水,正是中稻怀胎吐穗的关键时候,如果不放水,中稻会瘪壳导致减产。”她形象地打了个比喻,节水改造前,北干渠象放牛场茅林草深,改造后,就象城里不堵车,畅通无阻水到渠成。

  68岁的雷正前老人在北干渠修建过程中曾以亦工亦农形式从事工地组宣工作。他兴奋地告诉笔者:“不是这次抗旱放水,农民一年心血白费,我家种了12亩中稻,收入约1.8万斤。以前北干渠因为基础不牢,经常出险;现在经过改造,农民真的受益了,而且我们知道渠道为自己造福,解决实际问题,所以护渠意识普遍提高。”

  77岁的赵婆婆是洈水灌区建设及改造的见证人,她感慨万千:“当时修渠占地想不通,可现在看来利远大于弊,特别是近年来的节水改造,使灌区变得整洁干净又能真正发挥作用了。”老人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她说今年自己开荒种了近1亩棉花地,平时管理加上及时有效的灌溉,收入超过1500元。

  癸巳大旱,俯首称臣。在洈水工程管理局2013年抗旱总结会上,局领导说:“节水改造后的灌区工程发挥了输血造血功能,我们水管单位贯彻上下游一盘棋思想,实行科学调度、总量控制,加强服务与沟通,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风笔云墨天作纸,源头活水地为证:洈水灌区节水工程经受了严峻的大旱考验,节水改造工程建设实现了初衷,也向灌区人民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尾声

  秋至满山多秀色,春来无处不花香。笔者行走在山野之中,但见微风轻抚着青青的秧苗、油菜苗,如柔软的草原滚动着阵阵绿波;不经意间还会看到平畴阡陌之间一条条经节水改造的渠道,引来源头活水,滋润万顷良田。之于灌区人民,这是党中央、国务院的深切关怀,也是灌区管理单位干部职工爱的奉献。是的,节水工程就是一座丰碑!它屹立在高山水窖边,丘陵堰塘边、流淌的水渠边和轰鸣的泵站边,屹立在灌区人民的心里。

  功在当代,利及千秋。然而,洈水灌区节水改造工程项目规划申报是在2000年初,10多年过去,灌区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物价上涨等等。对于今后的节水工程项目,灌区管理单位希望国家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并表示一定实事求是调整思路完善布局。同时,希望地方政府站在民生的高度,积极整合配套小农水资金,把节水工程建设到最后一公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信箱 | 管理登录

版权所有 荆州市洈水工程管理局 主办:荆州市洈水工程管理局
联系电话:0716-6582240 邮箱:wssk@weishui.net.cn 鄂ICP备14013619号 地址:荆州市松滋市洈水镇洈水大道8号

鄂公网安备 42108702000019号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